一个高三学生拍高三纪录片

一个高三学生完成了一部关于高三的纪录片。影片开始时,一张张苦闷的脸在重复着“所有人都一样”这句话,到了结尾,变成“所有人都不一样”。



上海市控江中学高三学生唐润铧在高中生涯的最后阶段,做起了导演、编剧、摄像和剪辑,一个人完成了纪录片《考在上海》。在这部24分钟的“电影”里,“演员”是他的同班同学,“剧情”就是整个高三生活。

背景音里的蝉鸣换成高音喇叭里励志的语言,橱窗里的海报换成各大名校显眼的校徽。

画面有些抖动,唐润铧用“仰卧起坐到一半”的姿势,举着单反相机对着神态相差无几的那些脸,他既想将身后的大屏幕装进相框,又不想挡住后面的同学。在这场动员大会中,唐润铧在心里说,“该来的终于来了”。

在这所能望见东方明珠的校园里,尽管高三并不那么令人窒息,所有人还是拼尽全力,包括已经申请了美国的大学的唐润铧。

他把高三的学生比作大海中的一粒沙,无力改变方向,只能祈求下一道浪能把自己抛得更远。

身边的同学面对唐润铧的相机,一开始会躲闪。在习惯了他拿着相机“晃来晃去”之后,同学们终于把他当成了“一坨巨大的空气”。

镜头之外,白炽灯光照耀下的高三教室让人混淆了昼夜。唐润铧看到,有人在第一次月考之后默默地流泪;有人下课就跑去问老师问题。每个人都很自觉,整个教室的分贝比以前下降了许多。这种用功好像是存在于同学们基因里的东西,到了这个时候,“啪”一下就出来了。

对于要出国的唐润铧来说,努力的基因全部放在了托福和sAt(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试)上,他前后考了7次,每一次都像是高考。

1998年出生的唐润铧显出一种超越年龄的“老成”,“像是从过去穿越过来的”。他喜欢哲学多过足球,爱听崔健、许巍和朴树,向往上世纪80年代“文艺复兴”一般的自由氛围,愿意思考与分享观点。

他曾感受过影片里溢出屏幕的紧张气息。那是在他备战sAt的时候,也是纪录片拍摄的关键时期。一场争夺时间的大战,在唐润铧和父母之间,一触即发。

“不是不让你拍,而是时间不对。”爸爸警告他,“如果因为拍纪录片而考得不好,你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唐润铧的犟脾气上来了,他认为高考有几个关键的时间点是必须要拍的,不能错过这个时间,他给自己的承诺是年底前必须拍完第一集。与此同时,他要一遍一遍往返于教室与留学机构的补习班之间,刚刚放下相机,又拿起了答题的笔。

“在高考面前,我总有点逃跑的感觉,一直没法抹去心里的罪恶感。”尽管与大多数同学走向不同的战场,唐润铧仍然希望为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记录下这关键的一环,哪怕只是在旁边为他们竖起大拇指。

父母不支持他在备考期间拍片子,争执发展到最后,唐润铧表示:“我就要拍!我就要拍!”

在那间关了门的卧室里,他用了两个通宵,回放过去3个月拍摄的素材,154G,1340个视频文件,然后埋头为片子写台本、录音、剪辑。

当第3次sAt成绩出来时,陈霖记得,唐润铧先是很平静地报了分数:2100,之后便“哇”一声哭了。

陈霖很心疼,觉得孩子在那段时间承受双重的压力。“作为一个语文老师,我很希望他有自由意志和独立思考的能力,但我也不能脱离对分数的追求。”

唐润铧在上传自己的纪录片时,在网上留下一段话:我们从出生那一刻,就成了教育体制内的孩子,我们不得不面对当今中国不够合理的教育。一面针砭时弊的同时,我们又随波逐流。然而,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吗?

一进入高三(2)班,首先会被教室后面的黑板报吸引,大面积黄色和蓝色的水彩颜料占据画面,田野和蓝天的界限从中间上下分割开来,一条棕色的、窄窄的小径延伸到远方,“高三之路”四个大字写在一旁,下面是一行小字: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。

“从未来回想今天的时候,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这幅画,而不是高三的重压。”在纪录片的下半部分,唐润铧讲述了老师和同学在高考的压力下,仍然保持自己爱好的故事。

拍摄的最后一幅画面是圣诞节的班会,一串铃铛挂在黑板旁,老师和学生一起做起了游戏。旁白说:“只愿这难能可贵的笑容能够一直留住,留到高考之后,留到成人之后。”

镜头转向了高三语文组老师的办公室。在隔间的外墙上,贴着不起眼的三个篆体字——“后花园”。里面是一位语文老师的照片墙,贴满了苏珊·桑塔格、汉娜·阿伦特、卡夫卡、格丽泰·嘉宝的照片。这位老师自称有“空墙恐惧症”,不管办公室搬到哪里,她都不会落下这些偶像。

“很多老师有自己坚守的东西,即便被大环境吹得东奔西跑,也会坚守着。”这在唐润铧看来是一种反抗。

镜头里出现最多的,是一个坚持了25年的公益人文讲坛的发起者樊阳。

樊阳曾回到陕西的母校讲座,谈起对应试教育的厌恶。“我希望我的母校不要成为衡水中学。”台下的老师哄堂大笑,因为校长刚刚说过,要向衡水中学学习。

樊阳觉得,当唐润铧在考试面前,拿出时间拍摄这部片子时,应试教育的柏林墙已经在他身后倒塌了。

在老师眼里,唐润铧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好学生”,甚至一度成为“老师最讨厌的那种孩子”。

这个从小喜欢昆虫、为蟑螂写诗、会躺在花园里看星星的人,最讨厌的两句话是“长大了就懂了”和“社会会教你的”,他不希望长大,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长大当作资本,而不是损失。

“我觉得高考是一场再合理不过的比赛了,规则很简单,只有那些在高考后保持住笑容和童心的人,才是赢家。”这是纪录片的最后一句话。

一个同级的同学说,对唐润铧的定义不要落在“是个有空闲时间的出国党”上,而是“本可一走了之却频频回头审视当下体制的学子”。

一位从教49年的特级教师说,一个面临高考的高中生,对于教育的弊端是最有发言权的。可惜,几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没有勇气或无力思考这个问题,他们只能在题海中苦苦挣扎。“有这样的学生,比出几个状元更体面。这说明,在今天的教育体制下,还是有空间的。”

唯一一个与年龄相称的爱好是玩电脑游戏。他不爱网游,喜欢一个人打单机游戏。最爱的那款叫作《黑暗之魂》。游戏的开始一片空白,玩家是个战战兢兢的普通人,一遍遍遇到强大的人,一遍遍经历死亡,最终成为英雄。当打到最后一关时,舒缓的钢琴曲响起,玩家又回归了混沌之初,他似乎战胜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没有。

每到这个时候,唐润铧都是一边哭一边按下回车键。

你可能还喜欢

Wendy近况:不能咀嚼食物 短期内4个人进行活动;被造谣换头 杨颖名誉权案一审胜诉获赔65000元;一家清一色清华大学!捧红朴树到被马云欣赏,他才是躺赢的人生

Wendy近况:不能咀嚼食物 短期内4个人进行活动 据韩媒报道,29日,Red Velvet在举行新专签售会后,向担心的粉丝们简短的传达了Wendy的近况。。被造谣换头 杨颖名誉权案一审胜诉获赔65000元 12月30日,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微博账号发布了Angelababy诉苏州嗨克传媒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一审胜诉的消息,消息称法院判被告赔偿人民币六万余元。。12月30日,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微博账号发布了Angelababy诉苏州嗨克传媒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一审胜诉的消息。。捧红朴树到被马云欣赏,他才是躺赢的人生12月28日下午,高晓松在微博上分享了他菜市场的经历,说在买菜结账的时候顺手买了一本八卦杂志,高晓松表示很希望。。

其他 - 所有打不倒你的,都将使你变得更强大

弃说她看到了这一幕,于是想看看我是一个怎样的人,所以那时她和我下了同一站。有时她会听到,她母亲对儿子关心而有爱的对话,而她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流眼泪。又过了两年,弟弟到广州去工作,她一个人养着她的父母。她想过要搬走,但是她心疼自己的母亲,即使她不认她这个女儿,即使她从没有关心过她。治疗的费用如此的庞大,全由她一个人扛,她开始打很多份工,而且每天会去圣心大教堂里祈祷。她母亲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有看她一眼,只是对自己的儿子无比的关心。她很生气的想找她弟弟理论,等她走进病房时,听到她母亲轻声地对弟弟说,你瘦了,这么大的费用一定让你受苦了。和她分手是在等公交的时候,车快来时,我问她,你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些,她笑着说,因为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你让座的情景,我想你应该是个好人。

自己 - 承认自己平凡究竟有多难

承认自己平凡究竟有多难最近又开始听朴树的平凡之路,看多了平凡这个词,就会想讨论一下平凡这件事。我问过周围一些人这个问题,你觉得自己平凡吗。不少人支支吾吾。只有少部分人信心满满,拍着胸脯敢和你说,我不会平凡,我的人生也不会平凡。其实对于绝大部分的人来说,生而平凡。应该知道的是,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叫做天才。我们都是一类人。每个人都是梦想家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也并不违和。有多少人在随波逐流中将自己说过的梦想抛之脑后,有多少人在生老病死面前无所适从。人虽平凡,但各有长处,也各有短处。但走入社会,走出幻想,多少人的生活和你上演着同样的戏码。平凡的人在平凡的生活中活出精彩,把每一天变成人生的一种点缀。虽然他和我们大多数人走的是不同的道路,但我觉得他的生活精彩,不荒凉。

其他 - 不怕你懒,就怕你把懒当时尚

像什么“只要胆子大,天天寒暑假”“人有多大胆,复习拖多晚”“努力不一定成功,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”,诸如此类的句子配以“红色年代”的图片,看上去,实在令人忍俊不禁。对他们而言,“裸考”,甚至是一种很酷的标志——“老子这次裸考。看看身边,那些整天说跑步说锻炼身体的人,是不是经常这样给自己洗脑,给自己找理由——平时上班忙,没时间。那些整天说要读书要充电,以此来升职加薪的人,一本本的专业书买过来,有多少人第一时间认认真真去看了。谁都知道懒散很舒服,混吃等死很舒服,年轻的时候,你大可以去懒,大可以随着性子舒服,年老的时候,当大家都捧着一杯清茶晒太阳,或者绿荫地里打麻将,或许,你还在为自己的一日三餐而忙碌,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。

唯美的句子就到unidust.com看

上一篇: 与你相遇,好幸运

下一篇: 捂紧这顶绿帽子